荔枝视频app最新版

苏余早已经轻车熟路,自然是果断忽视了系统的评价,总之在自家系统眼中,那是什么都很初级、很浅陋。

反正,自己能够拿到好处便行。

苏余将这一门观想法借给了自家系统,得到了400贡献点。

——老实说,有些出乎苏余的意料。

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了!

不过,就如同老子骑牛图一般,虽然其中所蕴藏的道意很深邃,但由于传承的断绝,所以流传至今,许多传承都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扭曲,想要溯本追源却也绝非易事。

苏余沉吟了下,还是花了200贡献点,将这一幅紫气东来图也给提升了一级。

紫气东来,圣人过关!

这一幅观想图,很显然同样是道家一脉,与老子的传承息息相关。

参悟这一幅图,对于自己修行的理解同样很有帮助。

很快,升级完成,苏余眼前的屏幕中,云气翻卷,隐约可见一道紫气仿若从九天而来,大道之气跃然眼前。

苏余仔细体悟,很快,就已经又有一幅观想图印在了他的识海之中,同样环绕着老子骑牛图,不断旋转。

柯佳琪

“呼——”

又是一刻钟的时间过去,苏余从修炼之中回过神来,但觉从这一件古宝上已经收获很大。

不过,苏余也感觉到,这一件古宝之中的道意他已经领悟了大半,剩下自然还有,但于他却已经没了多大用处。甚至严格说来,借助自家系统的升级,恐怕很多细微之处,甚至还要超出了这一件古宝上锁蕴藏的道意。

足够了,再参悟下去,也没了多大用处。

所以,苏余便也停下了参悟。

他站起身来,活动活动手脚,但觉在这观想阁的沉重压力之下,手脚都忍不住有些发木。

但再修炼成这紫气东来图,苏余感觉,眼前这一本古卷,对他的压力已经减弱许多。

所以,总体算起来,虽然差距不大明显,但怎么都是弱了一些的吧?

苏余琢磨一番,自己已经参悟了这一本古卷,再在这里停留下去收获不大,而现在就出去,那自然也是浪费,怎么说进来也要10学分呢!所以,干脆就继续去参悟其他的古宝吧。

虽然黄璨导师和李逊学长都反复强调,百技通不如一技精,但自己已经完领悟,不去参悟参悟其他古宝,那才是浪费。

所以,苏余当即动身,在这观想阁内转悠起来。

很快,苏余又感知到了一处:“这一处也蛮熟悉的……”苏余自然毫不客气,立刻就转了过去,但见这里却有着一口古剑,根据旁边的文字记述,应该是从古时一家宗门那里寻觅而来,同样是道家一脉的传承。

苏余自然又是盘膝坐下,开始潜心领悟。

这一次,这一口古剑之中所蕴藏的,却是一门剑法类的观想图——

嵩山遗剑图。

不过,这一幅观想图是与剑有关,苏余粗略感知一番,但觉这一幅观想图应该是用剑的神通,虽然也是道家一脉,但似乎与老子的传承并非直接有关。

所以苏余不由摇头,放弃了修炼。

当然,他也顺手将这一幅领悟到的观想图借给自家系统,换到了150点贡献点。

至于修炼嘛,以后若有空暇再说。

继续继续!

苏余再体悟一番,但觉这一口古剑之中也没了更多的道意,苏余便又放弃了这一件,开始去寻觅下一处。

而也同样的,这一口古剑对于苏余的压力也顿时就衰减了许多。

压力又轻了不少嘛。

苏余欣喜,照这么下去,这一观想阁对于自己的压力,岂非就会变得越来越小了?

苏余继续去寻觅向第三件古宝……

……

这观想阁内藏有一百三十多件古宝,但其实这些古宝也有着品阶的差距,有的品阶之高,压力恐怖,哪怕是宗师进入这里也会受到影响。

所以,这一类的古宝,基本都被帝都大学收入到了观想阁的上层。

放置在第一层的,基本都是品阶相对较低,给予压力较小的一些。

但哪怕如此,也同样珍贵非常!

华夏如今掌握的观想图很多,其实绝大多数也正是从这一件件的古宝、一处处的遗迹、以及零星的记载之中,经过历代武者的不懈努力挖掘,终于慢慢推敲成型,成了如今的模样。

帝都大学观想阁内能够珍藏这么多,还能够开放给他们这些学生进来体悟,当真是令人艳羡的资源。

也只有这等大学,经过百年的发展传承,才有这样的底蕴。

20学分就能进入一次,简直不要太划算!

——当然,这是对苏余来说,而对于其他的绝大多数的学生来说,倒也不好说是否划算。其他学生没有苏余这般对观想图的认识,更没有系统辅助体悟,反而观想阁内一件件古宝的威压,始终在影响着他们,能够有多少收获,还真不好说。

毕竟,托起千钧重物,托一分钟和托一个小时,那可是完不同的两个概念!

因此——

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,观想阁门口,正悠闲喝茶的黄璨导师目光一动,“呵呵,这么快就有人承受不住了?”

李逊闻言向着入口望去,就见那里光华一闪,一个新弟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那里。

“导师!”后者一脸惭愧。

看看周围没有旁人,很显然,他是第一个被阵法传送出来的。

李逊安慰他,“无妨,你才刚入学,不足一年,自然没办法跟那些老生相比。观想阁内的压力,不只是修为,还有观想图的理解!你还有很大的潜力,以后坚持的时间会越来越长。”

“多谢学长!”那新生感激地连连道。

打击啊!

还以为自己会不一样,可以像那些真正的天才一般,跟老生掰掰手腕,谁知道……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出来的。

黄璨导师在一旁却是神色悠然,丝毫不以为意。

他们这些新生,在进入帝都大学前,可都是天之骄子!但真进来之后,才发现周围都是顶尖的天才,很多人在其中都显得普通起来。

当然,这并非他们不行,而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只是有比他们更出色的天才而已。

能够承受住的,会在这些天才之中脱颖而出。

承受不住的,只能逐渐沦为平庸。

历年都不乏这样的学生。

没有办法。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