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视频app版

(求月票,第六更)

———

宇文乐听了楚狼低语,他似恍然大悟。

宇文乐道:“这个傻六幽,如果不是你看出端倪,他得被羽主利用到死。你放心,此事我一定会办好。”

如今宇文乐无疑成了楚狼安插在血盟的“卧底”。正因为有宇文乐,楚狼才能掌握不少血盟的信息。

所以宇文乐是有大功劳的。

楚狼拍着宇文乐肩正色道:“老五,难怪你爹当初对我说,你是一个罕见之才,以后定会前途无量。难怪河王当初说……”

宇文乐笑道:“狼哥,你好不学,老五这套你倒是学的炉火纯青。我也得走了,不然我这‘屎’拉的太久会让他们怀疑的。”

楚狼道:“恭送小王爷。”

宇文乐走两步又回头道:“那雪儿……”

楚狼道:“你放心吧,我回去就把她供起来。”

宇文乐学着楚狼摸着头道:“嘿嘿,你这个让老五喜欢的狼崽子。”

12岁麻花辫浴缸女孩死库水清纯诱人图片

宇文乐欢喜而去。

……

楚狼出了落星山,一路暗中尾随天尊一行。

现在天尊重伤,楚狼也担心路上出现意外。

由于天尊伤情重,仆人们一路也不敢耽误,他们加快行程返楚门。

只要回到楚门,以闻人的医术定会让天尊全痊愈的。

仿师颜也随行保护着天尊。

尽管天尊在“丧妻潭”当着二女表明态度,不会再她们有任何纠葛,但是现在黄莺退出,仿师颜觉得又有了希望。

仿师颜觉得,只要女儿在,她和天尊是彻底断不了的。

行到第三日,路经一座县城。

天尊一行进城吃饭,楚狼也暗中尾随进了镇子。

楚狼准备寻找个小酒肆吃饭,由于楚狼听力超出常人,他听到西北方向传来喝彩声。

楚狼还听到一个男子喊叫声音。

“啧啧,这么大年龄骨头竟然这么硬,我可从来没见过骨头这么硬的人。简直就是铁骨啊!”

楚狼一身铁骨,所以这铁骨二字顿时引起楚狼好奇。

楚狼就朝那边而去。

出了半里多地,楚狼来到一座小庙前。

庙前围着不少百姓,男女老幼都有。

楚狼就凑过去看。

只见场中央有立着一个面色黝黑的老汉。

老汉中等身材,他头发花白,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皱纹。这老汉看上去至少七十岁了,但是他身体毫无佝偻之态,腰板也挺得直直的。

老汉赤着上身,单薄身体在严寒中被冻的发紫。

他祼露的上身也布满伤痕,有几处地方以是皮开肉绽。

老者身边有数截断裂的木棒,粗细不一,粗的有成人手臂那么粗。他前方还有一个大碗,碗中有不少铜钱。

看样子是卖艺老汉。

楚狼顿时明白,这些木棍都是击打老汉断折的。

木棍将老汉皮肉打伤,却伤不了老汉骨头。

就如别人能伤他皮肉,却难打断他骨骼。

这让楚狼对老汉更是充满探究。

老汉朝围观的人群抱拳道:“各位大爷,你们谁还想试试,尽管用木棒朝我身上打。只要给老汉些赏钱就行。如果把我骨头打断,这碗里的钱就都给他。”

老汉这话一出,围观的人群中有几个男子开始跃跃欲试了。

这时一个身背铁棍的大汉叫道:“老子用铁棍打行不行?我给二两银子。一两银子打一下。”

二两银子对这个贫穷老汉诱惑可是非常大的。

老汉犹豫了一下,他一咬牙道:“我老了,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铁棍击打了。不过既然大爷你想试试,那老汉也豁出去了。”

于是那大汉从背后取下铁棍。

他这铁棍有成人手腕那么粗,铁棍上还镌刻着花纹。

汉子进入场中,走到老汉身后。

楚狼从汉子步伐看出,这大汉至少是个二流高手。

大汉双手举起铁棍,力量也灌入铁棍,他脸上也浮出一缕残忍笑意。然后大汉发出一声吼,铁棍大力朝老汉脊柱骨砸去。

这大汉心肠歹毒,他想当众一棍将老汉脊柱打断。

铁棍大力击在老汉干枯的脊背上,老汉身体只是震颤一下,毫无损伤,那铁棍则反弹打在汉子肩膀上。

汉子发出一声惨叫,他的肩骨被反弹铁棍打了个粉碎,铁棍飞出,汉子也朝后跌在地上。

这情形让围观的人们都震惊不已,就连那老汉也都一脸惊诧。

楚狼脸上掠过一丝笑。

原来楚狼看出老汉不会武功,如果会武功的话,就会运行真气抵御铁棒了。

楚狼也看出这汉子心存歹意,所以在大汉挥出铁棍瞬间,楚狼右手似不轻意挥了一下。

在那瞬间,无形藏龙真气罩在老汉脊背上。

老汉当时感觉后背有风,却未想到那是真气。

大汉铁棍便击在藏龙真气上,于是铁棍反弹反将他肩骨打碎。

这也算是恶有恶报了。

汉子倒地痛叫,两名同伴回过神来,赶紧跑入场中将汉子搀扶起来。

他们都以为老汉是深藏不露的高手,也再不敢再造次,狼狈而去。

围观群众随后也如梦初醒一般朝老汉发出一片赞声,人们也纷纷朝老汉碗里扔铜钱。

老汉自己都不知所以,他回过神来朝人们鞠躬致谢。

老汉开始弯腰捡地上那些铜钱,楚狼朝走到老汉跟前。老汉抬头,他看着一身邪煞之气的楚狼有些不安。

楚狼道:“老丈,你这骨头怎么这般硬,竟然能抗得住这么粗木棒击打?”

老汉将几枚铜钱放在碗里,他道:“我从小骨头就硬。这也是岁数大了,年轻时候更硬。”

楚狼饶有兴趣问道:“那你的骨头怎么就这么硬呢?”

老汉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楚狼道:“虽然你骨头硬,但是毕竟不是年轻时候了。你不应该再这样赚钱了。就算骨头不断,皮肉伤你也受不了。”

老汉一脸凄然道:“不瞒公子,家乡遭瘟疫,儿子儿媳都病死了。我带着孙女出来活命。现在孙女也病倒了,我只能拼了老命赚些钱给她治病。如果她再死了,我也活着也就没啥意思了。”

原来如此,老汉遭遇也真是可怜。

楚狼又道:“老丈你的口音很少听到过,你家是哪里的?”

老汉显得有些犹豫。

楚狼看出老汉有顾虑,当着众人面他就再不问了。

楚狼环视一眼围观的人,他冷声道:“老人家已经伤痕累累,大家就都散了吧。”

人们看楚狼煞气重,不似善类,于是他们就陆续散去。

场中只剩下楚狼和老汉。

楚狼取出一张银票,有五十两。

楚狼将银票放在老汉碗里道:“这是五两银票,够你给孙女看病,也足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。我现在很好奇你是哪里的人,你告诉我,我并没有恶意。”

老汉从未见过这么大额的银票,而且有了这些钱就能给孙女治病了。老汉也看出楚狼的确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好奇他为何有一身硬骨头。

老汉便道:“我来自神铁原。”

xiazaitxt

Post Navigation